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十年老同学一朝睡在怀
我家住在农村,和女同学廉蓉从小学一年到高中毕业一直是同班同学。当时有个口号叫小学不出屯,初中不出村,高中不出公社,学制是十年制;小学五年,初中两年,高中两年。我们这个班的同学就是那个年代的高中毕业生。后来国家不承认我们的高中学历,一律算初中毕业。

  我和廉蓉都是学校文艺宣传队队员,晚间一起演出一起回家,渐渐就有了那种感情。因毕业后没有在一个单位工作,后来各自又结婚成家,就没再联系。

  几年以后因学历低我们都需要函授大专,又无巧不成书的碰到一起,都在中文函授班。那时我们都已经结婚,见面虽然都有一种异样感觉,但还能把持住自己。直到参加第一次同学聚会,终于突破了那道防线。

  毕业十年后的一天,我接到了一个老同学打来的电话,说要组织一次同学聚会,我欣然应允。

  聚会那年廉蓉已经是某大公司的副经理,而我仍然在农村当民办教师。

  聚会报到那天,考虑到是第一次同学聚会,首先在母校食堂餐厅简单开了一个座谈会,又在校园四处走走看看学校十多年来的变化,之后包了一辆大客车来到市里。主持聚会的同学在一家宾馆订了包房,吃住玩儿一条龙,费用由同学中两个“大款”全包了,不用我们掏一分钱。同学们先到自己的住处看了看,然后回到包房。主持人把一切安排妥当,宣布开饭。

  这顿饭一直吃了两个多小时。分别十年再相见,无论男女同学都很兴奋,喝完白酒喝色酒,喝完色酒喝啤酒,喝的是天昏地暗沟满壕平。有哭的,有笑的,有闹的…,不成体统。后来主持人见状觉得不能再喝了,在喝就都喝多了便宣布道:“各位同学,现在午餐结束,下午自由活动,晚上七点开饭”,之后同学们就拉帮结伙各自离去。

  我和廉蓉坐在一桌,也都没少喝酒,听到主持人宣布午餐结束,她向我使了个眼色,我明白她的意思,起身跟着她离开包房。

  出了包房她看着我说:“去我们公司坐会儿”,我点点头没出声。

  她们公司的办公楼离我们住的宾馆不远,步行十多分钟就到了。楼房不高共五层,外观有些老旧。我俩进了大门顺着楼梯直奔五楼,来到一个挂着副经理门牌的房门前,她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指指沙发说:“坐吧”。接着泡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就在我身旁坐下,也不说话,两眼直勾勾看着我。好一会儿,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她才轻声说:“怎么样,还好吗?”我说:“还好”。“你呢”?我问。“我不怎么好”她说。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紧。“我想和他离婚”。她接着说。我问为什么,她简单的把家里几年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看着她那因酒意上涌而微微透着红润的脸庞,我把她轻轻搂在怀里,我们就这样坐着,谁也没再说话,坐了许久…后来发生了什么你应该能够想到的,我就不仔细说了,男女肏屄的情景很多成人h文里都有生动的描述。

  当我把鸡巴插进老同学廉蓉屄里的那一刻,由于性冲动带来的快感没想那么多,只顾忙活眼前的老同学,享受着她被操后发出的呻吟声,以及被我操的左右上下扭动着的屁股所带来的兴奋感。可当我把鸡巴从廉蓉屄里拔出来,把白色精液射在她雪白的屁股上,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过后,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儿。干这种事儿现在好像叫什么婚外恋一夜情,可当时在农村就叫“搞破鞋”!

  我帮她擦去屁股上的精液,我们都穿好裤子依偎在沙发上。我问:“累杏吧首发 么”?廉蓉说:“不累”。我又问:“好受吗”?廉蓉回答说:“好受”。现在想想这哪里像两个成熟的中年男女在搞破鞋,倒像是一对年轻人在谈恋爱。看着眼前这位儿时和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后来本应结伴一生的女人,想起先前她和自己说的她家里几年来发生的那些事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一个商场上的女强人竟然能被自己的丈夫欺凌的如此悲惨,折磨的逆来顺受,到头来只是为了一个所谓的“面子”,这不能不让人感叹人生…再想想自己。虽然只是一名乡村小教员,挣得也不多,但老婆很爱自己,平时对自己关爱有加夫唱妇随。想到这儿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。是啊,自己出轨了,背叛了老婆,做了对不起老婆的事,可是每每想到销魂的那一刻心里还是痒痒的。我就奇了怪了,现在肏自己老婆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呢,保不齐男人都这样?什么事情时间长了就好像左手摸右手?!。

 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,我接着安慰她说:“算了,别和自己过不去,凡事想开点儿,多想点开心的事儿,女人忧虑老的快哟”。听完我的话她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。

  闲聊了一会儿我问她明天到景区玩你去吗,她说不去了。接着她问我去不去,我说明早我坐头趟大客回家也不去了。接着她又说:“明早我不到车站送你了”,我说:“不用送,我会常来看你的”。

  这时我看看表下午六点多了,我俩起身离开办公室回宾馆吃饭去了。

  后来据来自同学间的确切消息说,当晚还有两名男同学和两名女同学四个人没有回宾馆住。其中一对去一家小旅店开房了,可能是怕在宾馆住人多嘴杂。另一对女同学在本市住,老公出差没回来,孩子读高中住校,她把男同学领家去了。

  参加同学聚会回来以后好长一段时间,始终忘不了廉蓉,忘不了那天下午在办公室里偷欢的情景。晚间和老婆做爱时脑子里也总是闪现着廉蓉的影子。所以那段时间一有机会我就找各种理由去市里。一次去看廉蓉时,她终于告诉我她和丈夫离婚了。看她的精神状态能比离婚前好一些。离婚一年以后,廉蓉和市立高中的一名老师组建了新的家庭,打那以后我没再去找过她。

  第一次同学聚会过去没多长时间,有一天我又一次接到一个同学打来的电话,说要组织同学去省内的一个景点旅游,也算一次小聚吧,问我去不去,我说去。

  这次活动是AA制,参加的人不算多。我们在市里集合后简短开了一个小会就乘小客车直奔目的地。

  不知什么原因,廉蓉没有参加这次活动。上车后坐在我身边的是一名女同学,名字叫吴琨。她是中学临近毕业那年因家迁转到我们学校安排在我们班的。我现在还记得,她高挑的身材,乌黑的头发扎了两个小辫,一笑脸上俩酒窝。第一天来到班级就吸引了许多男生杏吧首发 的眼球。时光荏苒岁月如梭,如今看到坐在身边的她虽已人到中年却依然不失美女的魅力,倒是更增添了一份熟女的美。念书的时候她就性格开朗落落大方十分健谈,时隔多年她仍然禀性难移,一路上喋喋不休说个没完。

  倒也好,听了她的唠叨,我了解了她从中学毕业到现在,这段时间的生活经历。

  她很能干,经历倒也丰富。中学毕业后她打过短工,卖过水果,做过服装批发生意,与别人合伙开过公司…,后来在市里开了一家旅店,就是现在闹市区的那家“客来满客栈”算是稳定下来,一直干到现在,生意还不错。

  坐在车上,她穿着短裙我穿着短裤,随着车身的晃动两条腿经常碰到一起,加之她体内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清香,我有些心猿意马,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瞄向她的前胸和大腿,她到无所谓的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。当听到她说本人至今未婚时,我有些诧异,便插嘴问道:“为什么”?“不为什么,难道非要结婚吗”?!她语气中带着质问和坚毅回答我。我没再说话,听着她继续说下去。“人这一辈子,与其烦恼,不如偷乐;冬天别嫌冷,夏天别嫌热,有钱别装穷,没钱别摆阔,闲暇养养身,每日找找乐,苦辣酸甜都尝过,才算没白活。多歇歇别太累,到时吃按点睡;得空与友聚聚会,既有清醒也有醉;能挣钱会消费,生活幸福有滋味!别总跟自己过不去,活得潇洒一点有什么不好”。我简直听傻了,听说过独身主义者没见过,不知她从那听来的这些奇谈怪论,听的我哭笑不得。

  三天活动结束后我没赶上当天回家的火车,在她的旅店住了一宿,正是因为住这一宿,让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。夜里她告诉我很多她的隐私,我很感动。其实她并不像表面那样大大咧咧,她的内心很深沉,做人也很有底线。

 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她还在熟睡,洗漱完毕在茶几上留了一张字条我便离开了旅店。回家后的当天晚上收到了她的一条手机短信,短信上写了三个字--勿忘我,后面是一个感叹号。

  不久前有些同学又组织了一次聚会给我打电话,说是去北京,我没参加。

  【完】

  【字节:6920】